再创造一个江湖。

      十月三十日,从微信推送新闻中看到金庸先生过世的消息,心中觉得空落落的。


      我是生在二十一世纪初,记忆里没有电视台播的好几版《射雕英雄传》,书房里也未曾见过厚重的合订本;然而江湖我是晓得的,武侠小说我是读过的,也曾大梦一场叱咤风云的恣意豪情。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那江湖的尽头是一位叫作金庸的老先生。


      先生真正的辉煌多是在上个世纪,那时候的华人世界,大江南北有谁不...

2018-11-24

漫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近一次回乡是在今年夏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走在这条乡路上,觉得这里仍旧有一份令我惊艳的美。又是无言的。这景是从未改变的,甚而比从前更加鲜亮明艳。

        午后阳光明晃晃地四处流动,蒸腾起酷烈的气息。迎面吹来的风都是温热的。天空湛蓝如水,有大朵缠绵的云。雀鸣鸟啼偶尔清脆响起,与连绵起伏的蝉声如影相随。...


2018-11-11

霜风吹雪。

随笔自留地,一切都从头来过吧。

“你喜欢写作吗?”
“写一辈子都不会腻。”

2018-11-10

换新桃。


       冬风呼啸的声音,干枯树枝折断的声音,远处人家犬吠鸡鸣的声音,急促脚步的声音。乡间的断章交响乐,惊醒深冬腊月里一个缱绻混沌的梦境。我偶然间想起,新年就要到了。


       尽管意识并不十分清醒,我知道外婆早已开始忙碌。她总是习惯早起。清晨五点多天还未亮的时候,她就起身在房间和厨房里穿梭奔忙。她和多数同龄的农妇一样,勤劳周转,典型的急性子,且喜爱家中干净整洁,总是有做不完的家务事。 ...


2018-11-10

© 隔水悬灯 | Powered by LOFTER